微信扫一扫 中国之光网
   免费注册
关注
我们

  • 要走的快,一个人走,要走的远,一起走
    未来的赢家
    惠达洁具执行总裁,原特优仕光电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

      走完了局势动荡的上半年,在LED技术日趋成熟、价格下降明显、市场渗透率快速增长的背景下,传出来更多地是队伍解散、操盘手离职,或则放弃靠自己增长转而通过收购兼并拓展市场的消息,热闹非凡的照明应用市场安静了许多,照明行业的尘埃似乎在逐渐落地。如果把行业发展喻为一场比赛的话,那么当前的照明行业已到了“资格赛已结束,正赛刚刚开始”的阶段。没有赢得资格赛或还没有来得及参加资格赛的企业,及时做出离场决定可能是最好的选择;而对于依然想进入正赛的企业,也只能通过其他门路,比如收购兼并等方法,这比靠自己的力量组建团队、投入资金进入这个市场要靠谱得多;而赢得资格赛的企业也不要沾沾自喜,比赛越往后的都是高手,赛事将会愈加激烈,稍不留神依然会有被淘汰的可能!
     
      在“资格赛”上被淘汰出局的企业,表现出来的问题是多种多样的。有些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,有些企业解散团队、士气瓦解,更有甚者已经选择彻底放弃。归根到底,是企业对行业的判断不够、节奏把握不够:或好大喜功,指望毕其功于一役,进入烧钱模式,后期难以为继;或太过小心翼翼,偏安于一隅,浪费了市场发展的好时机。资格赛是一个熟悉赛场、熟悉规则、熟悉对手的过程,需要众多人力、物力、策略的支持,而老板的决心和亲身参与定是必不可少。当然,企业也需要对照明行业的特点,尤其是产品多样性和渠道多样性有足够的理解,为公司做出明确的榜样,并指引正确的方向;同时企业要有一个强大的管理层负责执行,有经验的核心团队做出及时的行动。
     
      从目前看来,在新一轮的LED竞争中,两类企业比较有优势:一类是把流通品的性价比做到极致,直白些说就是把成本和价格控制到极低的企业,这比较符合中国对价格敏感的特点,特别是在二、三线市场比较有生命力;另外一类则是走解决方案的企业,这比较符合LED产品一体化、灯具化的特点。当然,这是一个消费者更加在乎“品质优”的年代,没有质量的保证,何谈竞争力?至于其他方面,资金也是一张王牌,一条顺畅的资金链和拥有LED技术实力同样重要。预计到2014年底,照明行业洗牌期或将告一段落,而对企业来说如何在短暂的下半年,转型后站稳,寻求更大发展,是当前刻不容缓的一件大事。
     
      而分析当前的竞争形势,现在依然在门外徘徊的的公司即使有雄厚资金、聘请专业团队,也已经错过了市场最佳的进入机会,很难在市场分得一杯羹。过去两年,传统品牌集体迷失方向,新技术、新产品层出不穷,渠道商纷纷寻找未来的“雷士”、“欧普”,那是进入照明行业的最佳时间窗口。而现在行业洗牌即将形成,各企业也已进入状态,纷纷投向LED照明市场发展,如同预选赛已经结束,如果再想进入市场,快速占领市场份额,也只能通过收购已有市场的品牌,达到快速扩大市场占有率的目的。前段时间行业里闹得沸沸扬扬的珈伟以1.225亿元收购品上事件,就是最好的例证。
     
      而对于那些圈子里的老品牌来说,它们纷纷通过改变经营策略、经营方式等来适应行业发展,方法无非是保守的瘦身、或激进的投资、兼并。
     
      传统品牌的传统产品利润相对比较稳定,且有较大的销量,是非常好的现金牛,但在LED的冲击下销量也会大幅度下降。如果此时LED产品销量和利润不能足够填补空缺,那么这些传统品牌也只能通过缩减费用、控制人头等常规选项来应对。比如欧司朗为缩减开支,适应LED照明事业发展,大刀阔斧裁员,有消息称将在德国及德国以外裁员7800人,飞利浦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。当然传统品牌也有做得不错的,比如佛山照明、阳光照明,他们在保持传统产品销量稳定的同时,也在迅速提升LED产品销量。总体来说,正赛刚刚开始,现在判断谁能笑到最后也还为时过早。
     
      同时,企业也必须清晰地认识到:弯道超车是机会,也是最易使人摔倒的绊脚石。古语有云,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;不知彼而知己,一胜一负。”在抢占市场空间的过程中,企业最重要的是要有睿智的洞察力和观察力,对行业市场充分了解,对自身定位有准确的认识,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做出选择,把握好节奏。
     
      而对于经销商而言,即使前期没有选择或做了错误的选择,当前最重要的不是干坐着叹息,行业局势如何不稳定。机会已经不多,坐等局势改变是最坏的选择,该是时候考虑下合作伙伴的选择问题了,选择在“资格赛”中赢得比较漂亮的企业合作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。而还在犹豫和迷茫的经销商,最终也只能是遭遇淘汰的结局。

      观后感

    弯道超车是机会
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踩一下
    (0)

    关键点

    机会已经不多,坐等局势改变是最坏的选择,该是时候考虑下合作伙伴的选择问题了。

    我问殷慷